新闻
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
2020-02-12 16:46
心理学上有一个名词叫“未完成情结”,简单来说,就是无疾而终或受外力中断而未能得到解决的事件,往往使人印象深刻。尤指本来美好却戛然而止的爱情。
 
我想,华语影史上,只怕再没有比王佳芝和易先生更能诠释“戛然而止”四个字的了。
 
二楼上,王佳芝尖着两根手指,小心把戒指捏出来,问,你喜不喜欢我选的钻石?
 
易先生答,“我对钻石不感兴趣,我只想看它戴在你手上。”王佳芝戴完要摘,被易先生按住:“戴着。”他就这样牵住她的手,看着她眼睛变红,看着她喉咙吞咽三次,对他说,“快走!”
 
后来王佳芝死了,易先生回来,麻将仍然在打,有人嚷着要吃什么湖南辣菜。一切就像易先生的脸,波澜不惊,好似什么也没发生。
 
但他下一个动作出卖了他——缓步到走廊尽头,推开王佳芝那间客房,坐在床上,在白床单上留下一个坐印——因为结束得太快,来不及反应,使他总以为王佳芝还在的。
 
 
王家卫也很擅长拍这种不动声色却叫人抓心挠肝的未完成情结。
 
[一代宗师]里,宫二和叶问在金楼比试,推拉腾挪间,二人擦面而过,近得呼吸相通,之后你推我挡,情愫暗生。
 
“叶底有没有藏花,我们改日再印证。”便约好了东北大年夜再见,却终究没去成。
 
再相遇,宫二唇上抹了朱红,叹了一句,“叶先生,我心里有过你。”她知道这感情回不去,完不成,来不及,念念不忘,没有回响的。
 
那种不甘,就算平分给金楼上的每个人,每个人也都会痛到喘不过气。可又如何?无能为力。
 
多像金庸笔下的人,是周芷若诘问张无忌时的一句“倘若我问心有愧”;是李文秀走出大漠后所言的“可是我偏偏不喜欢”;是辽国皇帝赐乔峰美女无数,被乔峰毫不犹豫地拒绝:“阿朱就是阿朱,四海列国,千秋万代,只有一个阿朱。”
 
陈可辛却生怕我不知道他拍的有多矫情。
 
[如果·爱]里天寒地冻的北京,孙纳说想当明星,边说话边打开锅盖,把白菜放进去,又倒了半杯啤酒,才落了座。
 
林见东笑着低头,把冻豆腐夹出来,回道,“我觉得你应该行。”
 
然后他们举杯,镜头拉远,拉到只剩孙纳这间地下室的一扇小窗,齐秦的旷世情歌恰如其分地响起,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你拥有我,我拥有你。”
 
 
他们当然没有在一起。十年后爱恨噬咬的重逢,孙纳成了媒体口中专睡导演的女演员,倒威士忌的声音像尿尿。也能面对记者的提问,背过头去咬紧牙关,大言不惭地说,“爱情?没有过。”
 
林见东不信,跳下泳池和她交着脖颈接吻。说是接吻,却更像是撕咬,把从前在一起的种种一次性做个复习,看看在北京那些天寒地冻的日子里,孙纳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己。
 
[甜蜜蜜]也一样,大年夜,两个漂泊在港都的人一起吃了顿饺子,之后一夜云雨。
 
没多久,李翘炒股失利,做了按摩小姐,认识了有情有义的豹哥。黎小军也渐渐在香港崭露头角,接了内地的小婷过来结婚。看起来是一夜情后分道扬镳的两个人。
 
所以香港街头,李翘嗫嚅了半晌才说:“黎小军同志呀,我嚟香港既目的唔系为左你,你嚟香港既目的也唔系为左我呀。”
 
所以麦当劳餐厅,他们“新年进步”、“恭喜发财”你一句我一句,但黎小军嫌不够,说“万事顺意。”李翘侧过头,仍举着擦玻璃的手:“友谊万岁。”
 
可在那些卖邓丽君唱片、喝维他奶的艰难岁月里,他们并非不爱彼此,只不过稀里糊涂就成了对方的未完成情结而已。
 
这个情结的产生,是那天雨下得太急太紧,李翘去见逃亡中的豹哥,对岸边的黎小军说,“等我,我很快回来。”却终究没有回来。
 
1996年,这部电影上映,所有人都知道它叫“甜蜜蜜”,却鲜少有人记得它还有个英文名字:Almost a Love Story。
 
 
译成中文,叫“差一点就是爱情故事”,翻得矫情些,叫“我们曾爱过,想到就心酸”。
 
原来所有的未完成情结,都是一场Almost a Love Story。
 
怪不得陈可辛说,“现实中,男女主人公不可能在一起,但观众想要他们在一起,其实呢,如果他们能在一起,早在一起了。”
 
如同一句话只说了一半,从此在心上留下个缺口,不疼,只是很空,总有想要补全它的冲动——但有这种冲动,就说明没有放下。
 
所以有人问我,如果多年以后再见到他,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吗?想说的话,没有,倒有个问题想问他:你提过一次你最喜欢的那首歌,我后来把所有相同名字的都听遍了,到底,是哪一首呢?
 
文章首发自《看电影》杂志2020年1月号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M8179
2020-02-15   01:01
老安头
所以有人问我,如果多年以后再见到他,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吗?想说的话,没有,倒有个问题想问他:你提过一次你最喜欢的那首歌,我后来把所有相同名字的都听遍了,到底,是哪一首呢?
2020-02-12   23:37
pocketme(猴哥)
🤔
2020-02-12   22:51
扫描二维码
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
扫描二维码,下载手机版看电影
IOS版
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