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参差多态电影之美
2020-02-05 16:16
伊桑·霍克并不是文艺片男神,在他的职业生涯中,商业制作一直与文艺作品相互伴行,他只是对那种超大成本的商业巨作,保持着距离。
 
因为在那些作品里,他个人能够贡献的,能够参与的,能够负责的,要少得多。多样性和参与度,是霍克电影生涯的简单标签,他在其中,找到了电影人的最大乐趣。
 
实际上在您13岁的时候,您就成为演员了,是怎么样开始的呢?
 
伊桑·霍克:是的。当时我在本地的一个电影院干活。
 
有很多成年演员,他们一直在聊信仰、艺术等等。当我在看他们进行排练的时候,我就感到非常惊讶,我就觉得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工作,可以穿着非常完美的服装站在舞台上。
 
从那一次之后,我就开始对电影行业、对表演行业着迷,因为我觉得它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业,当然,那个时候导演也是一位非常有趣的导演。
 
对于我来说那一次的经历是非常宝贵的,实际上那部电影并没有大获成功,但是它教了我很重要的一课。
 
因为我们当时花了很大的精力去演,但是没有人喜欢看那样一部电影,所以你可以看得到,即便你花了再多努力,并不意味着那个结果会如你所期。
    
那之后您参演了[死亡诗社]?
 
伊桑·霍克:是的,几年之后我回到学校进入了大学,同时参与了一部电影的拍摄,那部电影叫做[死亡诗社]。
 
那部电影有非常多年轻演员参与其中,那次大获成功。我当时其实也有点疑惑,但导演彼得威尔给了我很大帮助,是我重要的领路人。
 
在[死亡诗社]之后,他的[楚门的世界]、[目击者]都是非常成功的电影。
 
他不仅能够导演出有艺术价值的作品,并且能够赋予它们商业价值。它能与观众进行深度对话。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能发现他电影的神奇之处。
 
    
你第一次见到理查德·林克莱特是什么时候?
 
伊桑·霍克:我第一次见他非常年轻,他当时还不出名,他代表了新一代死亡声音。
 
我那个时候拥有了自己的戏剧公司,当时理查德的第一部电影还没有面市,然后理查德来到我们剧院看了我们的演出,我们聊了聊聊,漫长的友谊就开始了。
    
聊一聊[爱在]系列的制作吧?
 
伊桑·霍克:实际上理查德他一直在尝试一件事,他希望演员能够参与到编剧工作当中,以及其他与导演相关的工作来。
 
在准备过程当中,那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任何计划,只是说开始干吧。我们之间建立了神奇的联系与默契,感觉一切都是顺其自然、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。
 
实际上比如说还有一部电影[半梦半醒的人生],我和朱丽参与演出,那部电影当中有非常多的场景,也都是水到渠成的。我们在拍摄过程当中一边演就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说。
    
实际上你跟理查德的合作不仅仅有三部曲,还有著名的[少年时代]?
 
伊桑·霍克:他开始跟我聊这部电影的时候说,这部电影要历时12年。
 
比如说我们从少年的12岁开始拍,到他上完大学。实际上这样一部电影当中你能看到一个人物整个12年的成长路线。
 
你能看到他在12年当中不断的变化,你将时间作为轴线制造出这么一部电影。
 
这对我来说也是非常珍贵的一个机会。当然要拍摄这样耗时的电影,想获得理想的财政支持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 
    
所以你当时并没有预料到这部电影会大获成功对吗?
 
伊桑·霍克:是的,我知道理查德是非常特别的,但是我没有想到影片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获成功。
    
当你在制片的时候,比如说制作一些独立电影的时候,你的制作方法有没有什么不同呢?
 
伊桑·霍克:实际上不论拍摄什么题材,不论有没有商业压力,我都试图用同一种风格和方式去接触它。但电影本身的不同,的确会有所差异。
 
我经常做个类比,如果要给100万人做晚餐的话,因为我的受众,我的食客非常庞大,所以说我会将这顿晚餐做得尽量简单,尽量符合所有人的胃口,这样我才能保证我的作品被大众所喜爱,而不是非常小的小众群体。
 
同理,可以引喻到我们电影当中,如果你的作品想要大获成功,你就要尽量让你的作品尽量符合所有人的口味。
 
 
    
你能聊一聊你和保罗·施拉德的合作吗?
 
伊桑·霍克:普通的编剧并不知道如何通过剧本将细节展示出来,保罗作为伟大的编剧,就知道如何将作品最完美地展示出来。
 
 
在他的剧本当中,有一些角色拥有非常强烈的领导力和意志力,需要演员去挑战。所以说要出演他的剧本,对很多演员来说并不是一件易事,所以我非常感谢能够有机会演出他的作品。
    
是怎样的挑战呢?
 
伊桑·霍克:比如说,当你想要娱乐大众的时候,其实很容易,你可以展示出千百种状态,但当你想做不同的事,比如[第一归正会]里的角色,他非常内向,不能展示非常强烈的情绪,你不能通过肢体和强烈的面部表情去“演”他。
 
电影历史很短,只有100多年,保罗所做的,并没有调动太多的技术,更像是邀请你来分享你的观点。
 
如果你有耐心看他的作品,您就会发现电影会展现他自己的魅力,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满足的一个过程。
 
您有哪个觉得导演的特点对于员的要求是非常难以难受,是非常讨厌,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发生的。
 
伊桑·霍克:非常好的问题。是的,我会告诉你到底对于我来说这样的导演是什么样的存在。
 
有时候人们会认为导演对于所有要发生的事情都都胸有成竹,以致于他们被自己的推测蒙蔽了双眼,他设想的一切比实际发生的更加理想化。
 
假如你是一个小说家,你是一个画家,你是一个独立创作者,那是一码事。
 
但是我们知道电影制作是需要不同的人进行合作,涉及到图像、拍摄、剪辑、演员,涉及到很多方方面面。
 
如果说你作为一个导演,没有一个开放的心态看到更多人的闪光点,看到现场的实际情况,你会失去很好的合作伙伴。
 
您与是枝裕和合作了[真相]。他是一个日本的导演,演员有来自于法国的,还有来自英美的。 
  
伊桑·霍克:是的,那个时候德纳芙正从病中康复,制作过程非常艰难,电影里面音乐的元素是非常重要的,音乐几乎就是电影的语言。
 
我一直被问到[少年时代],还有[爱在]三部曲的元素,像什么是即兴的,什么是提前安排好的,导演问了一些非常有趣的问题,所以当时我就知道,我们完全是心意相通的。
 
你知道智慧是能够辐射他人的,所以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。
 
您也不断地尝试着各种电影的工作,在改剧本?
 
伊桑·霍克:我一直想要做一部不同寻常的电影,我喜欢我被电影惊艳到。
 
我的一生都在跟艺术家们打交道,我有两位亲密的好友都是因为吸毒而去世的,所以我非常有兴趣做一部关于如何创作,艺术天分如何互相吸引的电影。
 
然后这部电影应该是非常美丽,能够疗愈人心的。这使你看的时候想要听鸟鸣、花香,鹰在玩耍,然后有一些爱情的元素。
 
在这部电影里,他和一个女生相爱了,然后住在一部书里面,这些都是非常有魔力的元素。这比想要长生不老,想要出名或者其他的更重要。
 
创作取决于你想成为怎样的人,如果你的艺术只是跟你个人的成就相关的话,也许他是成功的,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呢?
 
你想要成为一个明星,你想要成为一个传奇,这些都是可以的。但是还有更值得做的事情。
 
 
您说想做一部在中国的功夫电影,所以你想要做一部功夫片吗?
 
伊桑·霍克:我非常想要做一部功夫片,那简直就是梦想成真,就像我之前所说的,我喜欢各种类型的电影。
 
人生中很少有像看一部好的功夫片那样,让你心情愉悦的事情。也许我会扮演一个被刺杀的美国的CIA特工之类的,我非常喜欢能够来中国拍这样一部电影。
 
 
文章首发自《看电影》杂志2020年1月号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pocketme(猴哥)
🤔
2020-02-09   21:36
draccula
爱电影的人运气不会差
2020-02-06   12:11
pocketme(猴哥)
🤔
2020-02-05   23:43
老安头
影帝!
2020-02-05   23:41
扫描二维码
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
扫描二维码,下载手机版看电影
IOS版
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