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上周,在三亚有一场电影盛典
2019-12-11 11:34
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大师嘉年华落下帷幕。
 
从12月2日到12月7日,每一场活动,都由大师们领航,去往一次电影幕后之旅。
 
由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主办,看电影传媒执行的大师嘉年华,旨在联接中国电影与世界电影,请来海内外知名电影人,为立志于在电影行业发展的年轻人,送去更多来自资深电影人的经验教训。
 
在这六天里:
 
我们听到了国际导演西蒙·韦斯特分享与投资人相处实用指南;
 
看见美国演员伊桑·霍克神秘吐槽导演;
 
中国香港导演关锦鹏一起回忆他和梅艳芳、张曼玉、郑秀文等天后的电影往事;
 
伊朗导演阿斯哈·法哈蒂谈创作的“无意识”,为大家展示了奥斯卡级的创作方式;
 
日本导演黑泽清则用“未知”和“无声”,激起每个观众的好奇和不安。
 
平日里,我们沉浸于光影世界,这次,我们看到了那个更高维度的世界,那个投下光影的世界。
 
本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的大师嘉年华,也邀请到14位青年导演:
 
李睿珺([路过未来])、鹏飞([米花之味])、仇晟([郊区的鸟])、孙傲谦([少年与海])、滕丛丛([送我上青云])、王翀([地瓜味的冰激凌])、王飞飞([何日君再来])、王丽娜([第一次的离别])、许磊([青玉])、徐磊([平原上的夏洛克])、肖洋([少年班])、杨子([宠爱])、张栾([老师·好])、朱员成([盛先生的花儿])。
 
他们加入与大师的对谈,发出来自华语电影最年轻、最有活力的声音。
 
大师嘉年华嘉宾走上闭幕式红毯,从左到右依次为:青年导演杨子、许磊、王翀,大师主讲人法哈蒂、黑泽清,青年导演肖洋、李睿珺,法哈蒂专场主持人阿郎
 
在金椰奖的颁奖礼上,也发生了奇妙的缘分。青年导演王丽娜凭借[第一次的离别]获得最佳导演奖,而这个奖项,正是由大师嘉年华的大师主讲人,阿斯哈·法哈蒂颁发。
 
王丽娜也说,没想到,是法哈蒂为自己颁奖,她也非常喜欢他的[一次别离]。
 
 
而我们的另外两位青年导演,李睿珺和杨子,也作为颁奖嘉宾,为最佳纪录片颁奖。
 
 
就好像冥冥中,大师嘉年华中孕育着某种传承,华语青年力量,在渐渐壮大。
 
全面回忆这六天的美妙旅程,每一场大师嘉年华,都充满闪光的瞬间。
 
——大师嘉年华:西蒙·韦斯特——
 
1997年,西蒙·韦斯特一出道,就是成功的商业制作[空中监狱]。在12月2日上午的大师嘉年华中,在夏克立的主持下,他回忆起在出道前的时光。
 
 
作为英国人,他辞去BBC的工作,远渡重洋来到美国洛杉矶,只带着一部自己制作的测试广告片,到处给别人看,以争取工作机会。
 
他也有过资金不足,信心不够的情况。幸运的是,他凭借自己在超级碗播放的广告,一举获得了[空中监狱]的拍摄机会。
 
但这个机会同时也是挑战。韦斯特此前没有任何执导长片的经验,却在处女作中就要在短时间内学会“运转一个巨大的工厂”:100多天的拍摄,500多个工作人员。
 
他诚恳地说,他经历过自我否定,觉得自己以前太天真,不懂拍电影多么困难;但只能不断向前,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非常多。
 
他也带来最新作品[天火]的幕后视频,详细演示他如何设计、拍摄他节奏精准的动作场面。
 
 
青年导演们就创作过程中遇到的一系列问题,包括同演员和其他团队工作人员的合作、投资等等提问。
 
西蒙导演大方分享了自己的经验。他说自己喜欢在不同的片子里面用同样的团队。因为电影拍摄常常花费一年时间,
 
在这其中导演跟团队相互了解,成为一家人,紧密的联系,让他们成了一支超级团队。
 
 
在略显尖锐的投资问题,西蒙导演也认为,面对投资人,同样要把他当做搭档。
 
有时候投资人们也会疑惑,不确定自己花出去的钱值不值得,这个人值不值得信任。
 
如果青年电影人“能够有效率地在成本预算之内制作出一个预期的效果,比口头说服有用得多”。
 
西蒙·韦斯特近来也更多地来到中国拍摄影片。此次的交流,也是一次中国电影人与他互相加深了解的经验。
 
——大师嘉年华:伊桑·霍克——
 
伊桑·霍克以[爱在黎明破晓前]、[爱在日落黄昏时]、[爱在午夜降临前]三部曲和[少年时代]为观众所熟知。
 
12月2日下午的大师嘉年华,他也主动聊起与这几部作品导演理查德·林克莱特的合作。
 
他们第一次见面时,林克莱特的第一部电影还没上映,他来到伊桑的剧院看演出,从那天晚上10点开始的聊天算起,他们已经保持了二十多年的亲密友谊。
 
他诉说了和林克莱特惊人的默契:
 
[爱在]三部曲拍摄前没有任何计划,说了制作,便开始表演,一切水到渠成;
 
[少年时代]拍摄前,他也知道这样历时12年的电影非常不容易,尤其是寻找投资方面,但他很珍惜这样的机会,因为“这样一部电影当中你能看到一个人物整个12年的成长路线”。
 
 
伊桑·霍克也聊到了商业制作的经历。
 
他认为,他的那些文艺制作,是“建立在亲密关系之上的”。
 
而在一些制片厂大制作,比如[训练日],他打了个比方:“如果要给100万人做晚餐的话,我做得尽量简单,才能符合所有人的胃口,才能保证我的作品被大众所喜爱。
 
当被青年导演问到,导演的哪种行为最令演员不能忍受,伊桑大笑,开玩笑说“这个问题太棒了”。
 
他继而解释道,有时候,有些导演觉得自己对一切事情都已经胸有成竹,以致于他们被蒙蔽了双眼。
 
“这样的导演相对没有那么开放的心态,更多是颐指气使的姿态;而真正明智的导演,有和谐合作的大智慧。
 
 
伊桑最后也表示,希望能来中国拍一部功夫片,也许演一个被刺杀的CIA特工。希望这次的大师嘉年华,能将他的中国故事接力下去。
 
——大师嘉年华:关锦鹏——
 
12月3日,第三场大师嘉年华,关锦鹏导演来到现场,与中国香港资深电影人文隽对谈。
 
关导回顾了他从香港电影新浪潮起,从影四十余年的经历,聊起他那些经典的电影。
 
 
拍摄[胭脂扣],他说:“梅艳芳有一个判断,十二少和如花就应该是张国荣跟她的搭配,所以成就了[胭脂扣]。”
 
原来,十二少的演员人选迟迟不能定下,考虑过吴启华,和刚出道的郑伊健。
 
就在要决定是吴启华之时,梅艳芳决定,去和嘉禾商量,放她去新艺城拍一部电影,好换张国荣来嘉禾拍[胭脂扣],这才有了这部传世的电影。
 
关导也分享了自己和演员的沟通经验。包括梅艳芳、张曼玉,他都鼓励她们,对角色有什么想法,就给他递纸条。他们不会在工作人员面前大声讨论,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建立默契。
 

 
他还给了有志于做导演的年轻人一些建议。以他当年的经验来说,第一部作品不要用素人。他的第一部作品[女人心],就请来了周润发。
 
因为当时制片公司容许导演多元化一些,但在商业考虑上指定要用大明星,而关锦鹏之前给许鞍华做副导演,所以周润发也愿意来出演。
 
青年导演也提出了更多有关于与演员合作的问题。而关锦鹏导演讲到近来在综艺上和李冰冰合作。
 
李冰冰带来一个改编自[双食记]的剧本,是太太知道老公有第三者,她用食物的搭配相生相克,害得老公身体很不好的故事。
 
“这个故事是太太和老公和第三者的角色,刚开始李冰冰没有拿捏好,就是两个女人对着干的戏。后来我说不是,李冰冰这个剧本,应该是哀大莫过于心死。”
 
“到底是两个女人一起吵架好看,还是女人的悲凉好看?”
 
最后李冰冰的表现十分让关导满意。
 
 
在大师班的最后,关锦鹏与文隽,也谈到了中国影视圈当下的环境,与电影人们共勉,希望大家戒掉浮躁,熬过困难的局面,用心做好作品。
 
——大师嘉年华:阿斯哈·法哈蒂——
 
12月6日,伊朗导演阿斯哈·法哈蒂来到大师嘉年华,在《看电影》主编阿郎主持下,分享了他有关于“无意识”的创作感悟。
 
“无意识”这个词,在法哈蒂的定义下,是每个人心里都有的一座“银行”,从小吸收到的信息,都是储存在这里的库存。
 
而相对于从前人的创作里找寻题材和方法的“有意识”,他更珍视用自己的“心”,用自己脑海里的画面去创作的“无意识”。
 
比如,他榜样般的爷爷因患病而人事不知,弟弟为此痛哭的画面,多年后变成了[一次别离];
 
不知为什么小时候就出现在他脑海里,一个衣服湿透的男人望着海的画面,变成了[关于伊丽],女人溺水的故事。
 
 
他发现,全世界范围内,都是以前的电影质量更好,他觉得可能正是因为,我们都在用头脑去制作电影,了解各种各样的技巧,拥有各种各样的设备,但是很少有人再用无意识,再用心去拍摄一部电影。
 
 
而在“无意识”创作阶段,有了原始的画面之后,法哈蒂建议,要用“危机”去组织整个故事的结构。
 
因为现实往往是平淡的,而电影需要波澜,这时候,就需要将名为“危机”的石子,丢进现实平静的水面中,那些层层叠叠的涟漪,便会折射出不同层次的千万种现实。
 
他也分享了自己特别的排练技巧。他会让演员,排练一些剧本上没有的画面,可能是这家人在故事发生之前的生活状态,又或者是这个角色在银幕之外发生的故事。
 
——大师嘉年华:日本导演黑泽清——
 
12月7日,大师嘉年华的最后一天,日本导演黑泽清来到现场。中国香港资深影评人、策展人徐匡慈担任主持。
 
黑泽清导演由自己的新作,也是在本次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展映的影片[旅途的结束,世界的开始]说起,谈论自己的创作。
 
往往是有剧本找到他,他才开始拍摄,但这部新片却是朋友给他看一个报道,问他有没有兴趣改编为一个故事。
 
恰逢乌兹别克斯坦和日本建交周年,他对于日本人在陌生国度的故事很有兴趣,又联系到自己在国外的经历,才有了这部电影。
 
 
他也回忆了当年,自己以8毫米电影出道,拍摄资金少,几天就拍好。而今即使预算高了,自己也还是在固定预算内,实现最好的效果。
 
黑泽清导演也和观众和青年导演们,分享了具体的创作技巧。
 
首先他强调了“未知”的魅力。在两个人对话场景中,往往一个画面里只有一个人的脸,另一个人只有背面。这时他未知的表情,就是可以触发观众恐惧的一个点。
 
其次,是无声。人们看多了好莱坞充满背景音乐的电影,再看到无声的场景,会好奇,也会不安,反而印象更加深刻。
 
他还非常强调银幕之外的画面。在设计场景时,很注重的是窗外,根据要不要展示窗外的风景,去调整室内的光线,去显示场外令人好奇的物体,或天空。
 
 
 
在这一场又一场的大师嘉年华活动中,我们倾听了一位又一位影人的真诚分享,他们的创作经验,他们的电影生涯。
 
我们与他们度过了虽短暂但收获颇丰的美好时光。意犹未尽,但终须再见。
 
本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的大师嘉年华活动画下句点。我们相约明年,再聚于冬日暖阳下的三亚,与最传奇的影人们相见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draccula
都是熟人
2019-12-14   12:17
Ada
🤔
2019-12-11   23:54
老安头
电影盛宴!
2019-12-11   22:18
pocketme(猴哥)
👏
2019-12-11   22:18
爱看电影
👍
2019-12-11   20:17
draccula
盛典
2019-12-11   20:12
萨菲罗斯
自己真的很想在现场,好有缘目睹。
2019-12-11   16:45
扫描二维码
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
扫描二维码,下载手机版看电影
IOS版
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