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如何在当代社会成功易容?
2019-11-18 16:39
特效化妆始于1931年的[科学怪人],是月黑风高夜,某科学家抱着一颗人脑钻进古堡,造出了一只宽肩长腿的怪人。
 
他在片子演到第31分钟时,背对着镜头慢悠悠进了门,随后转身——白惨惨一张脸,额前咧着两道口子,面上带疤,又打了顶光下来,见之格外骇人。
 
这面妆出自杰克·皮尔斯之手,他当时在化妆间待了4个小时,拿棉花、口香糖和火胶棉给“科学怪人”做下一系列面部特征,又借了牙科医生的假牙模型,在演员脸侧咬合一番,留下凹痕印子。
 
还在其脸手位置涂了层绿色油彩,为的只是黑白底片下,肤色能显得更加苍白。
 
化好了出来,迎面来一场务,见之,拔腿便跑,速度之快,皮尔斯一时都未能跟上去解释。
 
上映那天,影院更是神秘兮兮地提醒观众:“这部电影有可能会吓到您。”
 
《纽约客》的影评人倒冷静不少,看完一咂摸,总觉得跟原著小说比起来不大行,因此点评起来字字狠辣,却唯独写到妆容时话锋一转:造型在影片中取得了巨大成功,充满了原著里的活力与刺激,是影史最伟大的一款造型。
 
 
于是半截身子入土的杰克·皮尔斯怎么也想不到,他只是拿了口香糖往演员脸上一贴,就载入了史册,还捎带开了特效化妆的先河。
 
托他的福,化妆师得到了重视,吃上了好饭。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,没几年,这行当里便添了新人,叫迪克·史密斯,有使不完的好本事。
 
比如1970年的[小巨人],要求当时31岁的达斯汀·霍夫曼从17岁演到120岁。
 
按老法子,可直接做一张乳胶面具给演员套上,但有个极大的缺点,就是表情固定、面部僵硬,纵然画出花儿来也没第二个表情。
 
史密斯决定革新,发明了一种分离开的乳胶面具,将下巴、颧骨、额头做成小块,一点点粘上,虽说耗时,却能让演员表现出更多情绪。
 
后来拍[驱魔人],那个被恶灵附身的小女孩的妆容,就是用这种方式打造的。
 
可惜没过多久,CG技术就出现了,行内一片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 
 
那是1984年,卡梅隆29岁,受[食人鱼2]导演轻视,无法参与最终剪辑,于是摔门而出,下决心不再为任何人卖命。
 
斯坦·温斯顿37岁,刚凭借[心灵之声]拿了人生第一个奥斯卡提名,又因为参与了[十三号星期五3]的特效化妆工作,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。
 
两人一拍即合,联手倒腾出来一部片子,有电子音乐、爆炸头、机器人和迪厅,取名[终结者]。
 
机器人叫T-800,外形靠微缩模型+定格拍摄完成,受损的面部则依赖于温斯顿的特效化妆。后片子上映,六百万成本换来八千万票房,卡梅隆摇身变为好莱坞新宠,连着两周午饭有人请客。
 
到了1991年的[终结者2],机器人T-1000的脸庞拔地而起,从地板变为金属再过渡为人类肌肤,全部由CG技术完成,只有主角阿诺的侧脸采用特效化妆。
 
2003年,这面侧脸也开始通过数字技术填充,机器人的形象建模和镜头更是直接在电脑里进行。
 
 
彼时,[指环王]的动作捕捉技术已遥遥领先于市场,[加勒比海盗]根本不需要特效化妆。量子化扩散模型多么精细,只要算法得当,就能保留很多皮肤细节,使渲染出来的人物更加逼真。
 
 
于是,那个给[黑衣人]和[星球大战]做过造型的特效化妆师——瑞奇·贝克,于2015年宣布歇业,感慨自己是“老古董了”。此前他给某个片子做牙齿,报酬还不够支付空调费。
 
特效化妆主宰银幕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。
 
2008年,[本杰明·巴顿奇事]曾邀请贝克进组,希望他能做个硅胶的脑袋模型,让剧组扫描进电脑,最终变成CG特效头像。
 
他接下了这活儿,却始终不愿署名。工作室歇业那天,恰逢电影[末日崩塌]首映,这是一部充斥着CG特效的灾难片,《纽约时报》一针见血:“CG特效可以逼真地呈现灾难的每一处细节,但也使所谓的浩劫失去了应有的震撼。”
 
是啊,当年那个看见“科学怪人”吓得拔腿便跑的场务,怕是再也寻不见了。
 
好在贝克依然坚持:“给演员化妆,他能通过镜子目睹自己的容颜发生改变,表演时也会有个清楚的概念。在这种情况下发挥出的演技水准,绝非电脑特效所能企及。”
 
只有在镜头前动真格的妆容,才能让演员明白如何去演戏。
 
也因为此,发明乳胶假皮和血浆的迪克·史密斯,在手握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那一刻,泣不成声:“我心里在想,你这家伙选择了一个多棒的工作啊。”
 
文章首发自《看电影》杂志2019年11月号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爱看电影
👍
2019-11-18   23:29
扫描二维码
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
扫描二维码,下载手机版看电影
IOS版
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