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会唱歌的歌女红牡丹
2019-11-06 17:17
众所周知,电影是先有的画面再有的声音,从无声过渡到有声,美国用了四年时间,中国却用了八年。
 
1931年明星公司的[歌女红牡丹],第一次采用蜡片录音技术,将几段京剧唱段融入电影之中。虽然制作并不精细,声音也有些走样,但物以稀为贵,打开市场的同时也激发了中国电影人对于声音的探索热情。
 
中国有声电影时代,是从放映开始的。
 
1927年,在电影里加了几句对白的[爵士歌王]在好莱坞引起了轰动,当年年底,商业嗅觉灵敏的百星大戏院就尝试着引进美国有声短片放映,成功引发了几次小小的观影热潮,几天内票价就涨了一倍。
 
1929年2月,上海夏令配克影院正式安装了有声电影放映机,并独家公映有声短片《飞行将军》,时间长达半年。
 
同年9月,有声片设备已经成为各大电影院的标配,到了第二年秋,在当时中国的233家影院中,放映有声片的影院已有40家,中国引进的美国影片中,有声片比重也已经达到了50.2%,观看有声片已然成为了当时最时髦的消遣方式。 
 
但新鲜劲儿一过,问题也就来了。银幕上好莱坞明星们讲的英文,大部分中国观众根本听不懂,虽然有汉译版的的影片介绍,也有人在银幕旁边给翻译个大概,但隔靴搔痒,总是差点儿意思。
 
这让夹缝中求生的中国本土电影看到了希望,拍摄有声电影,复兴国片就这样提升了日程。
 
1929年底,“美国甜心”玛丽·壁克馥和丈夫道格拉斯·范朋克到达上海,参观了明星电影公司。在茶话会上,范朋克简单介绍了美国电影的现状,并坦言好莱坞已经进入了有声片时代,默片即将成为历史。这对于明星公司的电影人来说,无疑是个巨大的刺激和鼓励。
 
 
其实,中国电影人早就有拍摄有声片的想法,只是在那个年代,内忧外患的,各电影公司的日子都不好过,维持生存尚且吃力,对于这种需要大量资金和技术的电影革新只能处在观望的状态,谁也不敢轻易冒险
 
当时连续18集红的发紫的[火烧红莲寺]让明星公司积累了不资金,几位负责人张石川、郑正秋、周剑云也都跃跃欲试,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明星公司开始了有声片的筹备。
 
 
当时的电影录音方式主要分为两种,一种是蜡盘录音,一种是胶片录音。就效果来说,前者虽然远不如后者,但是性价比和可操作性极高,适合刚起步又没什么经验的新手。
 
1930年6月,明星与上海百代唱片公司(法属)达成了合作意向,开始了 [歌女红牡丹]的拍摄。
 
为了打好第一仗,明星公司也是下了血本。当时拍摄一部默片的成本一般在4千大洋到5万大洋之间,而[歌女红牡丹]的预算直接提到了12万大洋,拍摄周期六个月,前后有100多名工作人员参与,规模也是前所未有。
 
但由于整个剧组都是初次拍有声片,经验为零。一上手,挡不住五花八门的问题蹭蹭往外冒。
 
首先是剧本。之前默片时代,没有声音,靠演员的肢体语言表现情感故事,很多时候剧本就是个梗概,靠演员临场发挥,完成剧情就行。
 
到了有声片里,对话和旁白对故事发展有很大的作用,这就要求剧本严格细化到每一句台词。
 
其次是摄影。因为画面要与蜡盘上的声音保持同步,所以摄影机在摇片时的速度也要相应变慢,这和无声电影时代的差别很大。
 
接下来是最难的部分,录音。很多默片明星在有声电影时期都遭遇了事业滑铁卢,原因不外乎口音和音色问题,比如名噪一时的电影皇后张织云,比如好莱坞女星葛洛莉亚·斯旺森。
 
[歌女红牡丹]录音时,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演员们发音各异的方言。考虑到全国市场,张石川决定用国语,也就是当时的普通话代替各地方言,并专门请了语言老师来授课,纠正发音。
 
由于这部电影是后期配音,拍摄时,先按默片的形式拍好,然后再由全体演员背熟台词后,到百代公司的录音间对着画面自己的口型将台词一句句录到蜡盘上。
 
如果念错念快或者念慢,都得重来,是个细致活儿。录音过程状况百出,不是周边杂音太多,就是一片模糊,或者演员发音一会儿粗一会儿细,听起来十分搞笑。
 
 
据主演胡蝶回忆:“录音的过程十分辛苦,演员和现场的工作人员都非常紧张,录错一句都要重来,每天在录音室六七个小时,汗流浃背,现在想起来都怕。”
 
事后导演张石川也曾感慨:“为了制音,前后失败了有四次之多,到第五次才算大功告成,那四次失败的时候,我们全体同志有时真的记得要哭出来,真是吃了千辛万苦。”
 
1931年3月15日,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[歌女红牡丹]在上海新光大戏院上映,片中胡蝶唱的四段京剧均由梅兰芳亲自演唱录制。第一次听到自己喜欢的演员开口讲国语,唱戏,对于本土观众来说实在是件值得兴奋的事。
 
 
[歌女红牡丹]在上海连映一个多月,创造了那时的票房神话。要知道正常情况下,一部默片也就放映三到七天。一时间,敢于冒险的明星公司身价倍增,上海滩迅速掀起了有声电影制作风潮。
 
客观来说,虽然[红牡丹]的卖点是它的声音,但弱点也正在声音上。不少观众看完后曾反映声音不清晰,噪音大,遇到断片跳片的时候常常音画不同步,这也是早期有声电影的通病。
 
不过考虑到当时的条件,原始的设备加上一群新手,能完成最基本的声音制作,口型对的上,发音清楚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,非要强求声音艺术的创作,太不现实。
 
我们总要对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多点包容,正是有了他们的不断试错,电影技术才能够发展到今天。
 
 
文章首发自《看电影》杂志2019年10月号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draccula
电影是技术和思想的创新
2019-11-07   00:51
扫描二维码
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
扫描二维码,下载手机版看电影
IOS版
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