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回望二十年,做好一件事
2019-10-16 18:22
2019年,[我的父亲母亲]上映20周年,也是该片女主角章子怡入行20周年。
 
中国电影发展和变化最为激烈的这20年,章子怡作为亲历者和见证者,为中国电影奉献了众多经典银幕形象,并在国际上拓展了中国女演员的风采,成为中国电影在当代最重要的符号性人物之一。
 
9月,《看电影》传媒与中国电影资料馆联合主办了“初心不忘,心影相怡”章子怡从影20周年作品展。章子怡出席了其处女作[我的父亲母亲]映前交流活动,与该片的摄影师侯咏及《看电影》杂志主编阿郎、电影学者左衡畅聊20年从影感悟。
 
活动开始前,《看电影》对章子怡进行了专访。透过这次访谈和映前交流,可以看到一个对表演有着敬意的女演员,如何一步步走来,贡献出最好的表演。
 
一次难得的开始

■当年还在上学时,获得主演张艺谋的[我的父亲母亲]的机会,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?

章子怡:(当时)没有那么长远的想法,或者说对电影、表演没有任何概念,就觉得是被导演选中了,去参加一个,那时候叫实习。
 
我记得我跟中戏老师讲,要去拍一个戏,然后老师说,你一定要认真对待这次实习机会。
 
我印象特别深的是,拍完以后,张艺谋导演还要写一封信,就是说对我在整个参与创作过程中的表现,给学校打一个报告,这个要算到表演分里。所以当时对我来说,这就是出到校门外的一次表演锻炼。
 

■片中,你奔跑的戏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特别感觉,能回忆一下这种感觉是怎么实现的吗?

章子怡:不瞒你说,现在让我跑我也跑不出那个劲儿了,因为(当时我们)体验生活了很长时间。
 
我印象特别深,有个农村小姑娘,我每天跟她一起去挖土豆、担水,做很多事情。我发现了这个女孩子身上的很多特质。
 
(跑出那种感觉)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最厚的时候,我穿了八条裤子,有棉裤,里面套的各种(裤子),太冷了,也没有像现在的各种防寒衣服,就是往上加,所以穿了八条裤子的时候,那个劲儿也就出来了。

■那时候外面的一些报道信息对你有影响吗?

章子怡:那时候还没有太多的网络信息,不像现在一样随时可以看到。

■但那时还是有些报道,比如说张艺谋又推出了新的“谋女郎”。

章子怡:那个是拍完之后了,拍摄的时候都很安静。

■接这部戏之前,对张艺谋有怎样的认识?

章子怡:没有特别多的认知,只是在学校听老师说过,你们在中国最好的表演学府,将来有机会去拍电影,走上大舞台。
 
有可能哪一天,张艺谋、陈凯歌导演有角色要找到你们。那时候就隐隐约约听到过,但是说看过多少(他们)之前的片子,也都是零零散散(看些)。

■我听到一个说法,就是[我的父亲母亲]之后,你接到一些电视剧的邀约,咨询了张艺谋导演,他建议你拒绝那些邀约。

章子怡:那时候有一些其他的机会吧,因为身边也没有这个圈子里的有经验的朋友,就问了导演。他的建议就是回学校好好读书,耐心等待一些好的电影剧本和角色。

■接[卧虎藏龙]跟接第一部作品时,状态有什么不同?

章子怡:一样的,也是挺,怎么说,就是你被选择、被看中了,你要珍惜这个机会,出发点就很简单。
 
 
一种表演的顿悟

■拍[英雄]的时候,与梁朝伟、张曼玉等大明星合作,你作为一个相对新的演员,有没有想过将来和他们一样,或者超越他们。

章子怡:没有想过。每天没我事的时候,就搬个板凳在那看戏。那是我觉得最愉快的一段实习经历。
 
大学生毕业前不都要去某个公司做实习生吗,做各个环节的工作。我觉得我那时候就是在做这样一件事情,也没有人要求过我,就是自己主动要求这么做的。可能是好奇吧,表演到底是怎么回事,一直都没弄明白,所以就看呀看呀。

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理解表演了?

章子怡:就是拍完[2046]之后,觉得,唉,好像演员这个事情我是可以胜任的,那时候才有了一些自信。
 
因为[2046]里的角色对我来说,幅度和难度非常大。真的需要我很在意地去塑造她,要很精准,但那个精准也不是我要提前设计好,哪一场戏我要怎么样去表达它。
 
整个过程下来,我觉得我可以做个演员了,开始知道我在一个人物的状态里是什么样的,而不是一种纯自然的纪录,那个是不一样的。

■这样深刻的体会跟王家卫的导演风格有关吗?

章子怡:王家卫导演的戏是没有剧本的嘛,我印象特别深,每天在香港特别狭小的一个空间里梳妆,四个小时要坐在特别老式的烘干机里面去烘。
 
粤语的环境我也不熟悉,所以我整个人的状态是很不知所措的。
 
我每天请我的经纪人帮我买两壶小清酒,日本的那种。我其实不喝酒的,那时为什么要喝呢?就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太清醒,太清醒了我就想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,为什么拍三十遍还不过,总是在疑问。
 
我曾经问过一次梁朝伟,我说这都拍了这么多遍了,到底什么原因(还没过)。他说你别管,那时摄影师是杜可风,他说杜可风的焦点有问题,跟演员没关系,昨天你知道吗,有一场戏拍了45遍,这才哪到哪呀。
 
他就是又宽慰我又鼓励我,反正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拍的[2046],遇到的都是特别好的良师益友。
 
王家卫导演不断给你新的(目标),就像跳高一样,你这次跳了1米45,他又把杆给你弄高一点,直到你够不着了。那个戏拍下来,突然觉得演戏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。

■可不可以说[2046]之前,你作为演员相对比较被动,在这之后,你对角色的选择有了一定主动性。

章子怡:有可能吧,就是你积累的角色越多,就越希望跟之前有一些差别,比如说[茉莉花开]、[最爱]、[艺伎回忆录],角色的反差,人物命运的不同,让我对她们的世界充满好奇。
 
这个好奇心对于演员、艺术家来说,是不能缺失的。无论是我们表演,还是像我老公他们做音乐,还是其他艺术行业,你一定要有一颗好奇心。
 
有好奇心才有创作的欲望。虽然剧本不是你创作的,导演有他的愿望,但是我觉得演员的任务是非常重的。
 
 
一股拼命的劲儿

■李安曾说对你有个非常深的印象是,很多女演员吊钢丝时,如果要撞到东西,都会下意识地用手护住头,只有你拿脸直接撞上去了。有个传闻,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就是说你母亲去看你拍竹林那场打斗戏,觉得很吓人。

章子怡:是真的。
 
拍[卧虎藏龙]时,是我第一次吊威亚,一点经验也没有,这东西是没法试的,而且你每一个动作都有特殊的吊威亚方式,有时是在你身上绕好多圈,你在空中这样滚下来,然后是飞檐走壁,可能右侧会长一些,左侧会短一些,我们都是在磨合的过程中去感受的。
 
所以我不记得李安导演说的是哪一幕,反正那时候(想的)就是,我今天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些动作做好,没有太多的自我保护意识。

■骨子里,你愿意为角色付出很多。

章子怡:我不是一个特别会保护自己的人,所有的一切给予了角色,身体尽力将所有动作做好。
 
我记得前段时间看到一个片段,是一个女生拍打戏受伤了,程小东导演关切地望着她,突然间这个画面就把我带回到了拍[十面埋伏]的时候。
 
有一场戏,是马从我的眼前过,我当时特别害怕。我要站在一个坑里面,前后左右都有马从我身边过,我就不太敢做这个动作。
 
张艺谋导演就来跟我说,你要尝试一下,我说这要被它一蹶子给提了,该怎么办啊;然后程小东导演也来说,你要大胆一点啊什么的。
 
最后我就下到那个坑里去,拿着刀鞘左右晃,是真的害怕,但是就这么做了。
 
到了现在这个年纪,我可能不太敢这么放肆地不对自己保护,因为我要对孩子负责,对家人负责,年轻时真的是一股子劲儿全给角色了。
 
所以到今天能有这么多作品,有观众愿意去回顾,我们当年的那种心和那种劲儿,走到今天是有价值的。

■张艺谋、李安、王家卫等导演都提到了一点,说你特别拼,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这样呢?

章子怡:我想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学舞蹈吧。我11岁进舞蹈学校,也不是什么好学生,腰也硬,腿也硬,在班上不是最好的,总怕成为最不好的那个,所以一直在努力争取能够好一点,比昨天的自己强一点。
 
那个努力劲儿,潜移默化中变成了(我的)一种个性,就希望自己可以做得好一点,我知道我不是最好的。
 
拍电影时,我也觉得我不是最好的。拍[我的父亲母亲]的时候,哪里懂什么表演啊,哭也不会哭,(电影里)那是真哭。
 
我印象特别深,有一场戏哭不出来,想好多事也哭不出来,最后张艺谋导演连哄带骗带吓唬,就说天要黑了,这山上有狼又有什么的,剧组可都走啦,就你一人儿(留这),然后我蹭一下就觉得特可怜,我妈在哪啊,人家都在家和父母在一块,我一个人在山上还被他这么吓唬,就给吓哭了。
 
其实真的不懂,直到拍了[2046]之后开始对表演有认识了,原来表演这样有趣,可以为角色注入很多情感和个人表达。
 
 
一个被认可的身份

■虽然你一直在强调“演员”这个身份,但有一点不能回避的是,你也是“明星”。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一层面的身份的?

章子怡:我觉得有一阵子,可能是别人给你的光环,然后你自己开始意识到,哦,我现在的生活跟以前不一样了。那时候还年轻,二十几岁。
 
我印象特别深,回到学校的时候,同学们会说,这个是章子怡,演[我的父亲母亲]的。
 
其实我觉得在我身上发生这种所谓的明星的感觉,没有那么强烈。有,但是我没有觉得我一下子被捧上天了,好像就是坚决不能在人群中出现什么的。
 
我没有被这些困扰过,几乎还是过我自己最正常的生活。如果要是被这种所谓的名气或者不便绑架,人生就丢失了自我,没有生活了,可能就没有办法去面对身边的一切。表演还是需要身边一切的积累,不能把自己架在云端上。

■有一年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,你出去逛街,引起很多欧洲影迷的围观,你怎么看待自己在国际上的影响力?

章子怡:我真的没有把自己当回事,我身边的人经常说,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把自己当回事,哈哈哈哈。又怎样呢,别人喜欢你,围观一下就围观一下,我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。

■你会因此自豪吗?

章子怡:也没有,但如果从中国演员的身份来说,被更多国际观众或者电影节认可,我当然会自豪。因为我是个中国演员嘛,对吧,这个是作品、角色给予你的光环,除此之外,你还是要做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
■演员有时候比较被动,依赖于导演、团队的制作水准和能力。你现在选择角色会不会因为对表演的驾驭能力成熟了而有安全感?

章子怡:就是你会心里有数。我觉得演员最怕的就是自己心里不清楚在做什么。
 
当你熟读剧本,(给角色)做了人物小传之后,你心里就对她有数了,其实这个安全感已经有了,你和角色的命运紧紧挂在一起。
 
我年轻的时候觉得我所有安全感,都是来自于我的角色。我跟他们生活在一起,有时长达三年,像[一代宗师],有些就是六个月、四个月。
 
我觉得可能在我拍摄和体验生活的一段时间里,是我最踏实的时候,因为我知道我在为某一个命运去观测她,去揣度她,然后用这样一个大环境去把她塑造出来。

■演员总会有一些成功和一些不尽人意的作品。遇到不满意的,你会选择性遗忘,还是经常拿来鞭策自己?

章子怡:我觉得我至少(成功的)命中率百分之八十以上吧。不好的可能就是这些英文片,有的还让我挺失望的。就是说,你接戏还是不能去思考角色和戏剧之外的东西。
 
像我接[哥斯拉]时也很犹豫,我不想拍,跟我身边的人都说,包括跟我老公也说,我不想接这个戏。
 
后来说这是商业片,跟之前那种小成本制作不太一样什么的。其实你现在想想,确实它成绩啊,各方面也挺好的,但对于演员来说,它有意义吗?
 
我那时候可能安慰自己说,参与一下现在最高水准的好莱坞大制作商业片,(看看)它们是怎么运作的。
 
你最后想想,它们怎么运作和你有关系吗?我可以尝试一下和绿幕搭戏,无实物表演,这好像和我有点关系。因为这个表演是无实物的嘛,要靠想象力。但从影片来说,确实不如我这些作品。
 
 
回望二十年

■你现在怎么看待自己当年的一系列选择?

章子怡:我觉得这都是命吧,你说有多少是我主观意识上的?
 
([我的父亲母亲]之后)接下来就碰到了李安导演的[卧虎藏龙],你不知道这个电影或角色意味着什么,但你知道这件事值得去尝试。
 
其实真的不懂,说你要规划自己,走什么样的路,成为什么样的演员,但内心深处对表演充满了敬意和热爱。
 
好像是角色和电影拉着你一步一步往前走,走到今天。
 
现在演员都有经纪公司帮忙把握一下,有这么多专业的团队去把控,我们那个时候基本上就是你相信这件事情,你就努力去做,其他(长远的)东西不知道,没概念,也不知道你的这条路该规划成什么样,反正就是跟着角色一步一步往前走。

■这二十年中,哪一部电影,对你来说意义或影响最大?

章子怡:我觉得是我的第一部作品[我的父亲母亲]。没办法,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作品,它记录了我最年轻,最青涩,最美好的一切。

■回望这二十年,你觉得电影对你重要吗?

章子怡:太重要了,可能就像我的生命一样。
 
我不会时常去想,如果我没有做演员、拍电影,我会是做什么,或者我的命运会是什么样子的,我不知道。因为我觉得电影(已经)跟我是息息相关的了,没有办法脱离。
 
无论现在还是未来,电影、角色、表演,这三个名词可能都不会与我分离。

■你怎么总结你这20年和中国电影的关系。

章子怡:我觉得我们是最幸运的一代演员,跟着中国电影的成长而成长。从它的银幕数量到票价,到观影人数,我们都是一路在成长。中国电影观众也在一路成长。从胶片到数字时代(的转变),这一切都让我们这一代演员赶上了。

■从演员的角度,你怎么看中国电影这20年的变化?

章子怡:我记得拍[我的父亲母亲]的时候,侯咏导演还是我们那个戏的摄影师,就一定要用皮尺量那个摄影机的位置,然后焦点员要在那对焦点,我们(那时候)哪里懂说焦点是什么,怎么走那个位置,脑子要装很多事情。
 
那时候第一感觉是,做演员怎么这么复杂呀,还要记住走哪个位置,到那了你还不能看地上的标记。现在都是数字电影,电影的门槛低了,大家都有机会去做电影导演,或者电影从业者,这一切都得益于整个时代的电影发展,我们都是非常幸运的。
 
做好一件事

■现在拍戏渐渐少了,什么原因?

章子怡:也没有吧,该拍的时候也拍了,但是真的好戏少了,我觉得未来会更少,很消极。
 
我(现在接戏)肯定会比之前更加慎重吧,因为我有孩子、有家庭了,不想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,宁可不做。我也在不断看剧本,但每一次看剧本就觉得为什么有人要拍这个呢?这么烂,为什么他要拍?

■你对未来有没有一个规划?

章子怡:我始终再说,我是个基本上没有什么规划的人,属于做一部戏就脚踏实把这部戏拍好。下一部戏来了,我会很认真地看剧本,体验生活,去做准备,然后去拍摄。
 
我觉得走一步是一步,从来没有规划过,没有为自己设计一个怎么样特别的路线。这些作品全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,现在回头看觉得,哇,好像每一步都走得蛮踏实的。其实都是那个时候,很踏实地做每一部戏。

我尝试读了好多剧本,演过这么多(角色)之后吧,真的希望有一个剧本,有一个角色让你充满好奇。这个好奇心特别重要。
 
无论你做艺术,做哪一个行当,都要有一个好奇心,否则的话,你就是在重复自己。这种重复会让你很疲惫,观众也会觉得毫无新意。所以我希望下一部作品能够真正打动我,给我很大的表演空间。

■想过要退休吗?

章子怡:没有吧,为什么要退休呢?我不觉得女演员到了40岁,所谓的中年,就有危机感。什么年龄就去面对什么年龄的角色。我们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,把自己的身心、健康调养好,你还可以战斗很多年啊。

■现在比较流行跨界,想过做导演吗?

章子怡:算了,一个人能把一个事情做好,已经非常不容易了,我还是踏踏实实把角色演好吧。我期待未来能有特别有力量的中国女性的角色,当代的,现实主义题材的。这个是我比较渴望去尝试的。

章子怡电影代表作
[我的父亲母亲](1999)
[卧虎藏龙](2000)
[英雄](2002)
[紫蝴蝶](2003)
[2046](2004)
[茉莉花开](2004)
[艺伎回忆录](2005)
[梅兰芳](2008)
[最爱](2011)
[一代宗师](2013)
[罗曼蒂克消亡史](2016)

 

文章首发自《看电影》杂志2019年10月号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凌霄公子
大爱子怡!
2019-10-17   12:22
锦衣夜行9660
咋没有《尖峰时刻》
2019-10-17   11:01
爱看电影
👍
2019-10-16   23:07
pocketme(猴哥)
👏
2019-10-16   20:38
扫描二维码
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
扫描二维码,下载手机版看电影
IOS版
安卓版